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检测 > 正文

《回南天》鹿特丹首映 导演高鸣:用电影“触摸”南方

编辑:xin 时间:2021-04-29

“回南天”,通常指每年春天气温开始回暖而湿度开始回升时华南地区出现一段时间阴晴不定又极为潮湿的的天气现象。“粘稠附在你身上的湿气,感觉怎么扒都扒不掉。”导演高鸣把这种感觉贯穿在影像里,用镜头描摹出几个普通人生活暧昧又疏离的人生断面。

荷兰当地时间1月28日,华语影片《回南天》亮相第四十九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导演高鸣等主创现场与观众们进行了交流。这位不惑之年的导演分享了自己拍摄长片处女作的创作的缘起是来自当时的人生困境,当观众问到导演是否找到人生答案时,导演回答说自己并未找到,因此才有了动力去创作《回南天》。

高鸣

小人物的不同困境,是人生不同阶段的投射梳理

影片《回南天》讲述在春夏之交的南方,两男两女的日常,以及他们貌合神离又暗生情愫的故事。生活在城中村的杜鹃(陈宣宇饰)与小东(黄宇聪饰)是一对情侣,杜鹃在花店打工,梦想开一家花店。小东做着守湖保安,期待有一天能够重建游乐城小舞台,登台演出美猴王的故事。杜鹃在去客户龙老师(梁龙饰)家插花的过程中逐渐被神秘气息的龙老师吸引,小东在守湖的时候偶遇来放生的女孩园园(林子熙饰)。四个人的关系渐渐错位,暧昧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在他们的彼此映照中,回南天悄然而至……

影片中的人各怀心事,也各有困境,近在咫尺的情侣彼此捉摸不透,想要靠近的人也始终无法真正放下心防。

高鸣导演形容他镜头下的人物,都有那种“想飞但摔下来的疼痛感”,高鸣阐释自己片中的几个人物,就像花的不同阶段,“有的人是在怒放,有的人含苞待开,有的人已经开过,每个人展现出的生命状态是不同的。这些人物并没有任何一个在我的生活中有原型,更像是我对自己不同生命阶段的总结。”

《回南天》是“人到中年”的高鸣对自己的一次回望,也是一次“再出发”。

并非科班出身的高鸣十多年前曾经在机缘巧合下拍摄了纪录片《排骨》,讲述一个来自农村并没有什么文化的年轻人卖艺术电影盗版碟片的故事。排骨自己不看电影,但他经营的专卖文艺电影的盗版碟却成为影迷甚至许多著名电影导演淘货的天堂。这部纪录片令不少人印象深刻,以至于很久以后知乎上还有一个问题,问的是“《排骨》里的主人公,后来怎么样了”。

那是曾经的高鸣离电影最近的一次,“从来没觉得我能跟电影有什么关系,突然一下子,觉得原来我跟电影距离这么近。所以后来还坚持拍,拍了400多个小时的素材。“

《回南天》剧照

但此后的十多年里,高鸣的电影梦并没有继续。曾经是成功商业品牌设计师的高鸣和妻子走上创业之路,妻子说,“你实现过你的理想了,接下来轮到你帮我实现我的理想。”夫妻创业一忙七八年,并不顺利,亏钱、欠债、抵押房产,高鸣说自己“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

生意失败的日子,高鸣很低落,一度出现了抑郁的症状。那时候他每天不说话,也不与人交流往来,喜欢去地处深圳的市中心却废弃着的大公园的人工湖边呆坐。

“在湖边坐久了,慢慢会产生一种幻觉。”高鸣说,因为湖边常有垂钓的人,钓上了没用的鱼,有时也不放生,直接扔在地上就被太阳晒成了鱼干,“我看着地上那些鱼干,慢慢就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像湖里面的鱼一样,有的人感觉自由自在的游着,有的人游到岸边上不了岸;有的被钓上来就被丢弃在岸上晒成了鱼干。” 高鸣觉得自己最像被钓起来装进了鱼缸的鱼,四面透明的好像哪都是出路,又哪都去不了,“被困住了”。

因为长久从事艺术设计的工作,也有影像创作的经验,许多感性的思绪在日复一日的湖边“呆坐”中逐渐在脑海中汇聚成影像,对自己人生不同阶段的回味和反思也具象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朋友的鼓励下,高鸣决定,重新开始。

《回南天》的主角小东,身怀一身耍猴戏的好本事,戴上面具抄起金箍棒就是威风凛凛的美猴王,而为了和女朋友讨生活,他只能化上小丑的妆容伪装自己。这两个意象在一个人身上矛盾地统一着,高鸣把它看作对自己的投射。“当我处于困境的时候,我也会开始梳理自己,这有点朔源的意思,回到自己的年轻时候看自己一路走来,反而清晰起来。”

《回南天》剧照

“南方新浪潮”有相通特质,想表达什么时候都不晚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元宝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