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检测 > 正文

纽约公共图书馆中的目光和面孔

编辑:xin 时间:2021-06-01

怀斯曼的纪录片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种潜在的变化:图书馆也许将成为不是关于书而是关于人的空间,这种秩序重组的密码就藏在电影中无处不在而又具有强大揭示性力量的“脸”上。

在高校教授视频制作课的过程中,我发现:因为学校扎根在城市,学生结课作业的选题一般来自于他们对城市某个角落的直觉性认同,包括书店或者书吧(有饮品和“生活美学”商品出售、加入更多文化经营理念的新型书店),相比而言,没有太多人有意探索图书馆。

我觉得这个对比很有趣,它意味着书店比图书馆对年轻人有更大的吸引力。作为一个经常需要进出图书馆查阅资料的人,进入图书馆对我来说是一种接近文献或档案的活动,是否正是这种定位,造成了图书馆在当下消费文化和数字网络文化的环境中,让人觉得过时、跟都市格格不入?大城市中的图书馆还能用来做什么?如果很多人认为图书馆伴随纸质书的消失可能会消亡,那么它依然存在的原因应该是什么?或者说,图书馆和当下倡导消费文创的复合型书店相比,怎样做才能够吸引到访客?

图书馆里的观察者《书缘:纽约公立图书馆》(2017)预告片。来源于豆瓣在观看纪录片《书缘:纽约公共图书馆》(2017)的过程中,我突然意识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就写在那些造访图书馆的人们的脸上。

这部纪录片用大部分的镜头和电影时间,呈现各种各样的人脸,它们构成的不仅是数量上的集合,也是一种身份和位置:访客。访客意味着从事视觉活动人不是安座的读者,而是可以游走的听众,或者用肢体和言语来表达和倾诉的人。出现在影片中的一位建筑设计师指出:“图书馆是关于那些想要获取知识的人的。”而感官经验的变化,意味着这里的知识已经不再局限于书本。

纽约公共图书馆不同分馆中的观看“仪式”。?影片截图 作者提供

在这部近七个小时的纪录片中,开头的场景就打破了出入图书馆的人只能是文献阅读者这个传统身份。在影片用第一个镜头(远景)交代了纽约公共图书馆的主馆外观之后,跟随摄影机,通过旋转门,我们来到在主馆前厅(大理石构成的阿斯特厅)举行的一场新书分享会的现场。这个厅不设门,是一个对所有进出的人开放的公共空间,于是很多访客驻足、站着聆听主持人与嘉宾(颇有影响的著作《自私的基因》的作者理查德·道金斯)的对谈。

图书馆的访客们。影片截图 作者提供

造访者被吸引到图书馆中,变成了听众,这种印象在观看影片的过程中不断被强调,构成了一种视觉上的母题。纪录片从纽约公共图书馆的92个分馆中精挑细选,默默地注视,让我们看到,尽管主馆和不同的分馆位于纽约这座城市的不同区域、服务于不同阶层和族裔的公众(从高端捐赠人到流浪汉),并因此而满足了不同的文化品味,却都在调适着一种吸引力策略:让附近社区的市民加入图书馆的活动中,在空间中获得新的视觉秩序,不仅仅作为开放书架的浏览者,也对人的不同存在方式保持好奇和期待。

鼓励视觉交错的展览活动。影片截图 作者提供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借由书籍(甚至已经和书无关的项目)展开的丰富活动,比如杰罗姆公园分馆里的早教课、林肯中心布鲁诺·沃尔特礼堂里的音乐演奏会和手语创作分享会、布朗克斯中心的岗位招聘宣讲会、图片珍藏馆与高中视觉素养课程的结合、与社区历史相关的研究讲座、数字阅览室、马尔克斯读者畅谈会、亲子学习活动、放松读者身体的即兴工作坊、服务馆藏高端会员的酒会,等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元宝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