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检测 > 正文

疫期对话|e-flux创始人谈互联网艺术史与当下反思

编辑:xin 时间:2021-06-02

e-flux是成立于1998年的互联网出版社、档案馆、艺术家项目和策展平台,作为第一个互联网艺术新闻媒体,至今仍扮演着重要角色。其每月出版的e-flux杂志发表有关文化、政治和社会议题的文章,吸引全世界重要的艺术家和学者参与其中。

本次采访发生在美国新冠疫情蔓延之时,e-flux创始人安东·维多克勒(Anton Vidokle)在家中接受采访。从90年代诞生于新兴互联网世界的“弄潮儿”,到如今技术盛行之下冷静的思考者,维多克勒一直参与并见证着艺术与艺术机构的发展。在采访中,他谈论了自己在隔离期间,对艺术机构发展方向的思考。

“激励我们的是有趣的想法和艺术实践。我希望有某种复合模型,在实现人与人见面交流的现场感的同时也结合强大的网络和数字在线的技术,使得内容可以快速传播。”维多克勒说道。安东·维多克勒

蔡:我们可以谈谈e-flux的历史吗?它是如何开始的?

安东·维多克勒:如你所知,我是个艺术家,不是商人。1990年代后期,我开始与一些策展人朋友合作。虽然当时纽约用一种奇妙的能量从世界各地聚集来了一群有趣的艺术家,但让我们一展身手的机会并不多。这主要是因为美术馆很难从自身周详的年度计划中腾出时间和场地供我们策划展览。因此,我们试图将纽约城市本身想象成一个完整的艺术空间,把停车场、街道公寓等公共场所,甚至酒店房间都纳入考量。然后我们在这些特殊的空间做了许多有趣的项目,吸引了大量观众参与,收到了很好的反响。其中一个项目发生在唐人街假日酒店(Holiday Inn)的房间里。在这一名为“最好的惊喜是没有惊喜”(The Best Surprise is No Surprise)的展览中,我们邀请了四位非常出色的艺术家根据酒店房间的具体地理和人文环境来创作装置艺术。展览只持续了一天,因为我们的预算只够支付一晚的住宿费用。同时,我们完全没有钱去宣传这个展览。当时我刚刚有了第一个EMAIL帐户(hotmail),于是我想到用电子邮件发送新闻稿给我们的邮件联系人来宣传展览。由于当时没有多少人有电子邮件账户,我们一共只发出了大约30到40封电子邮件。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竟然有五六百人在深夜里造访了唐人街的这家酒店。那晚我们非常担心酒店会把我们踢出去,因此对管理人员撒了谎。我们声称会有很多人来为一部电影试镜,导演是一个日本知名导演。因为这部电影是关于艺术界的,所以每个参与者都将穿着黑色衣服,请将他们送到我们的房间即可。这一托辞之所以奏效,是因为在纽约,电影和电影制作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如果你说要拍电影,人们会允许你做各种事情。

这个没有任何宣传成本的活动的空前成功使我想尝试发展一个平台,让其他独立策展人、小型画廊、艺术家可以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宣传他们的展览或是其他项目。随后,博物馆、艺术博览会也对此产生了兴趣。Art Basel实际上是我们最早的大客户之一。后来这个平台增长非常快,这令我感到意外,因为这绝对不是我计划中要做的一个事业(business)。目前它已经成长了快20年了,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从本质上讲,这还是有些偶然的。

:如你所说,起初e-flux的定位是一个发送新闻稿的平台?

安东·维多克勒:是,但它具有更大的意义。艺术与世界上其他事物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在公众视野中是不存在的。如果是一家生产某种商品的工厂,它是为某个市场存在的。但对于艺术、电影或表演来说,如果没人看见,那几乎等于从未发生过一样。因此,艺术与公众之间的这种联系其实是艺术的一部分。你甚至可以说艺术是在遇见观众的那一刻才产生的。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相当重要的因素。九十年代末之前,即便有一些大型展览,例如威尼斯双年展或卡塞尔文献展,全球性的当代艺术社区却尚未形成。拉丁美洲、东欧和亚洲等地的艺术生态并不完全了解彼此。当时权威的艺术杂志(例如Artforum)比较关注纽约或者伦敦的艺术生态,却忽略了更多不可思议的艺术正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着。

当然除了e-flux,也有其他平台在尝试通过互联网来改变这一状况,直接将信息传输给成千上万的艺术家、策展人、艺术史学家、收藏家、画廊等。因此整个艺术社群不再需要依赖权威艺术杂志作为传播讯息的特定“频道”。2019年12月的e-flux杂志

:你如何看待e-flux这一平台和传统的艺术机构之间区别和联系?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元宝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