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检测 > 正文

桂纶镁:电影对我来说是生活的延续

编辑:xin 时间:2020-12-20

刁亦男导演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依然是一个黑色的故事,但因为其中某些绝境中困兽彼此依偎的时刻,在凄厉中也夹杂些暖意。桂纶镁是其中激发和承载这份暖意的桥。

这部于12月6日上映的电影,首周末票房已经破亿,曾经“最卖座文艺片导演”刁亦男这次有了新的“卖点”,新晋“电影演员”胡歌的表演成为影片被广泛讨论的话题。有人说是颠覆性的惊艳重生,也有人觉得比起演电视剧的游刃有余,胡歌塑造这样复杂的角色尚差些火候。相比之下,这次表演更稳的是女主角桂纶镁。

上一部与刁亦男合作的《白日焰火》,桂纶镁也承受了很大的非议,作为一个普通话里依然听得出台湾腔的女性角色,带着早些年“小清新”的标签出现在东北冰天雪地的洗衣店里,多少有些像格格不入的“闯入者”。而这一次,她铆着一股劲儿,提前把自己晒黑,早早来到武汉在真正的城中村里生活起来。最终拍摄时,几乎是持续着低烧完成了她的表演。

胡歌说桂纶镁像“一头鹿,敏感而灵动”, 而刁亦男则评价她“做到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全程用武汉话表演这样一个有质感的女孩。她在这个过程当中表现出了神秘,表演出了世俗,表演出了天真。”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语言的力量

事实上,《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情节冲突高度集中的影片,刘爱爱(桂纶镁饰演)和周泽农(胡歌饰演)短暂相遇,又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节点。“为期四天的一个故事里面,你的生活里突然有一个闯入者,然后你们经历了一些事件,生命开始有一些转变,心里各种猜测、怀疑、或者是恻隐之心、或者是隐蔽的情感被唤醒。”而在一系列行动中去展现一个完整生动的人,这次的表演要求对桂纶镁来说也是从艺以来最高的。

胡歌在戛纳接受采访时,说自己这部戏其中一个巨大的压力来自桂纶镁——当他第一次进组见到桂纶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对手已经能说一口流利地道的武汉话了。

桂纶镁为刘爱爱这个角色做了周全的准备。她甚至比导演刁亦男更早地到了武汉,一边学习语言,一边体验底层生活。刁亦男向桂纶镁发出这部电影邀约时,要求她的武汉话“要说得比武汉人还好”。所以过完春节没多久桂纶镁就赶紧到武汉实地学习语言。“我不希望语言成为我表演的障碍,不希望在表演的时候总是想着语言,这样会让我的表演不够完善。”

一开始,桂纶镁跟着语言老师从每天早上十点说到晚上十点,念报纸,读文章。掌握一些方言后,她就去城中村找那里的长辈们讲话,和他们学搓武汉麻将和打牌。到拍摄的时候如果有当地的临时演员在场候着,桂纶镁也会在休息的时间和他们聊天,她很得意,元宝棋牌,“当时我的武汉话已经可以骗到很多人了。”

语言成了演员的武器,让桂纶镁离角色接近了一大步,“武汉话非常的有力量,所以这个方言用在刘爱爱身上的时候,很多我自己本身性格里的,比较温和的那个部分反而会淡化。”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而更大的挑战来自于刘爱爱这个角色的陪泳女身份,“这个角色真的是我电影的旅程走到这儿,挑战最大的一个角色。我是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我受的教育、我的文化背景跟刘爱爱截然不同。”

为了体验生活,桂纶镁直接住到了城中村,“剧组有租一个筒子楼的小房子,我第一次走上那个楼的时候,非常的恐惧,垃圾特别多,没有灯,我当时就想,原来刘爱爱是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当时武汉经历了一周的低气压天气,如今回想起那段经历,桂纶镁还记得“住在那里一个星期头都在痛”。

桂纶镁也经由武汉朋友的介绍去鱼龙混杂的场合观察陪酒的女孩子,“看她们是怎么跟客人互动、怎么展示内心很朴素的那一面和职业中非常魅惑的东西。”她甚至特别易装去了“摸摸唱”的地方,看那些十几二十岁年纪的女孩子,“有些不情愿的低着头,有些人则特别想要展现自己的魅力,想要多挣一点钱。”她还去公园观察“站街女”,甚至“把自己当做其中一员,想看看有没有客人上门”。

桂纶镁说,“各种生活的体验,让我理解生活辛苦的女性,她是怎么在说话、怎么在与人应对,让整个人可以就像是光着脚踩在土壤上的感觉。”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刁亦男是老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元宝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