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正文

《一秒钟》回望里的可贵

编辑:xin 时间:2020-12-20

张艺谋说《一秒钟》是他给电影的一封情书,想表达的是他对物质贫瘠时代电影给予的精神馈赠的感激。

观众也能明显感受到,《一秒钟》是一部体量相对较小的电影,它更近于张艺谋《我的父亲母亲》《一个都不能少》的路数,而非《英雄》《长城》这样的商业大片。《一秒钟》以1970年代为背景,西北某小镇,劳改犯张九声(张译 饰)逃出劳改农场,为了看一部电影。

张九声(张译 饰)

在赶着去看电影的途中,他遇到了偷电影胶片的少女刘闺女(刘浩存 饰)。两人来了一番胶片争夺战。有惊无险,张九声把胶片还到电影放映员范电影(范伟 饰)手中,电影如期放映。

刘闺女(刘浩存 饰)

左一是范电影(范伟 饰)

三个人因电影汇聚在一起,“电影”的确是《一秒钟》的第一主角。但有意思的是,对电影的热爱主要不是表现在这三个主人公身上,而是那个时代的普通人身上。

在物质和精神双重贫瘠的西北农场,两个月才能放一场电影。放电影那天,当地就热闹得像是过年。人们从四面八方而来,早早地就在剧院里等候着。这一天,范电影在大伙心中的形象也尤其高大,每个人都巴结讨好着他。《一秒钟》通过一场有惊无险的风波,把众人对电影的这份热爱浓墨重彩地烘托出来。一盒胶片因意外损坏,这可能导致当天电影没法顺利放映。于是大伙齐心协力开始了一场拯救胶片“运动”。

《一秒钟》把这一过程拍得相当“神圣”且有仪式感:用棉被把胶片抬进剧院,用筷子挑头,把胶片挂在绳子上,用蒸馏水清洗,小心翼翼地擦拭,用扇子扇风把胶片吹干……伴随着一声“电影可以放啦!”众人欢呼。电影开始后,闹哄哄的剧院一下子鸦雀无声。哪怕是看过很多次的电影,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熟悉的主旋律响起时,大伙都不自禁地大合唱……

这一切,都是张艺谋对电影的怀旧,是写给电影的情书。

主人公张九声也是个“迷影”吗?否则,已经是劳改犯的身份,为何还冒着风险逃出来看电影?

这恰恰是《一秒钟》的微妙之处:张九声要看的不是电影,而是电影正片之前的《新闻简报》。这是那个时代电影放映的固定流程,《新闻简报》汇聚国内各种正能量大事,既能起到新闻播送的作用,也能起到宣传教化的作用。

张九声的女儿,就出现在《新闻简报》里——虽然只有一秒钟的镜头。电影删减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因为张九声的劳改犯身份,女儿为了消除父亲的影响,争着表现,却意外在一次扛面粉时出了事故死去。观众根据公映版的内容,影影绰绰还是可以补足这一方面的信息。一条生命,一秒钟。当二者并置在一起,观众也不难感受到那个时代的荒谬,以及个体的卑微渺小。如果认为张艺谋是刻意在写“伤痕文学”,那也是极大的误解,因为那个时代本身就充满伤痕。一个真诚的创作者写到那个时代,就应该直视那些伤痕。张艺谋在给电影写情书的同时,并没有刻意去美化那个时代,没有因为对电影的浓烈情感而把那段历史给“抒情化”了,这恰恰是对历史的尊重。

了解那段充满伤痕的过去,我们其实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刘闺女一边叫嚷着张九声是“坏分子”,一边是纯真的小姑娘;也很容易理解范电影为什么一边说着“电影是让你们学好”,一边想着要怎么保住放映员的位置,一边举报了张九声、讨好崔干事,一边冒着政治风险把张九声女儿的那一秒钟镜头剪下来放进张九声口袋里……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元宝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